等一个人

建筑系 大三生 随缘修图

随笔

我不是一个适合学建筑的人。
我可以把色彩画得很糟糕,画法几何不及格,我没有空间想象能力,我本来应该去学化学,可是我却阴差阳错去了建筑。
大一上学期过得充实且糟糕,吊儿郎当地过,包着包不完的宿,熬着夜玩游戏,出着不知道有用没用的场务,渺小可笑得像个小丑一样。
一个寒假我都在和色彩和画几和导论作斗争,可是我还是失败了,一败涂地。
大一下了。我想起来建造节,也许这是个改变的机会。材料建构的作业也很用心,为了建造节改了好几次的方案,也会看着看不完的案例,因为我想去同济看看,也想找个可以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的机会。最后一个方案是最用心的了,我想着做成1:1的样子,或许真的会像原型的灯笼一般美,可是我没有机会了,我输了。也许也有我的主观原因,一个我并不喜欢的老师选了四个方案,而其中一个我并不能认同。我想伸出手做最后一搏,虽然跟着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方案去并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可是我依然失败了。也许是我不适合。
可是我无能为力。
就这样吧,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了建造节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事物难过得坐在图书馆里忍不住哭出来了。
再见了,我大一下学期的一场美梦。
明天就开始写我的论文,做我的逻辑建构吧。毕竟我无法改变什么了。
——20160526于伯川

评论

热度(1)